糖分——菳

过激金厨
只吃金受
天雷对家
头像是瓶子大大的www

摘纪录:

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——黄庭坚《寄黄几复》


感谢推荐

摘纪录:

流言这东西,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,比流星所蕴含的能量更巨大,比流氓更具有恶意,比流产更能让人心力憔悴。
——钱钟书《围城》


感谢推荐

【嘉金】爱你爱你

挂——

基基:

(>_<)第一次发文喔,小甜文~ooc


( *・ω・)✄╰ひ╯



  金他的身体很不好,这些都是他去参加凹凸大赛时受的伤导致的。


  他一直不肯面对这件事,但是一到下雨天,他一身的伤就开始痛起来了。还疼的特别厉害,睡不着忍不了的那种。谁都说他在大赛那年是骨骼清奇之人,不过也只有他自己知道,当年大赛结束时,自己到底受了多重的伤。
   
  不过好在最近天气晴朗,金也开开心心的不觉得自己哪里痛。虽然痛起来很难受,但是他没心没肺的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   



   
 
  第二天早上醒来,金搓了搓眼睛,发现嘉德罗斯不在床边。金想,啊啊可能出去买吃的了吧。就下了床。
   
  金不喜欢在家里穿鞋子,他嫌弃很麻烦。反正光着脚踩地板真的很舒服,可是嘉德罗斯总是在这件事上和他计较,只要不穿总是会和他生气几个小时。
   
  但是他还没走到客厅,就被人给抱了起来。金顿时吓了一跳,搂住了那个人的脖子,一看是嘉德罗斯他心想:又要生气了。
   
  果不其然,嘉德罗斯抱着金的时候看也不看他一眼,就直接带他进了卧室。
   
  嘉德罗斯的脸很好看,反正金觉得很好看。特别是那双金色的眸子不经意撇他一眼的时候,金真是爱死这双眼睛了。
   
  他靠在嘉德罗斯怀里,亲了他一口,小声说,我错了。
   
  嘉德罗斯没有理他,哼了一声把他扔在了床边,就去找来了衣服,喊金穿好。


  金扁了嘴,乖乖的穿上了。


  但是金还有袜子没有穿的时候,嘉德罗斯就蹲下去握住了他的脚。
   
  这一握,嘉德罗斯的脸更黑了,他握了好一会儿才放手,又不知道去客厅找些什么,金只好无聊的躺在床上思索,这次又该怎么哄他。


  嘉德罗斯管他,他也不是不乐意,相反还有点小嘚瑟,毕竟曾经那么拽的男人,现在为了他那么居家,他还是有点小开心的,但是他真的觉得嘉德罗斯在这方面太过计较了。
   
  他这么皮,哪会服管呢。
   



  嘉德罗斯没多久就回了房间,他手上多了个小东西,金一眼就认出来那个是最近出的一个电子产品,能放热,冬天拿来暖手暖脚正合适。
   
  嘉德罗斯走到金身边,蹲在地上,拿着那东西就捂住了金的双脚。
   
  金的脚趾很漂亮,趾甲也是个个圆圆的,非常可爱,再配上嘉德罗斯那骨节分明的葱白手指,这画面真的是很有冲击力。
   
  感觉到自己的脚在回暖,金就抽出一只脚踢了踢嘉德罗斯,嘟囔了一句,你蹲那么久了,脚不酸吗?
   
  嘉德罗斯这才拿起袜子给他套好,再握住他的脚给他仔细穿好鞋子,然后就一言不发的起身走出了门。
   
  这该怎么办啊……金挠了挠脑袋。
   
  和嘉德罗斯在一起了几年,差不多也摸清了他的性格。嘉德罗斯这人宠你的时候吧,巴不得什么都给你,把你宠上天,但是一旦真的生气,他连怼你都懒得,眼神示意你该怎么办你自己心里清楚。
   
  唉,嘉德罗斯不好哄啊。



果不其然,金这一天无论怎么哄嘉德罗斯,嘉德罗斯都不理他。
   
以前都没那么难哄啊,今天这是怎么了,用得着生那么大的气吗。
   
金托腮看着坐在床上带着黑框眼镜正在看书的嘉德罗斯,然后脱了外衣爬上床。
   
他把嘉德罗斯手中的书一抽,手做成枪状抵在嘉德罗斯胸口说,举手投降!
   
嘉德罗斯冷哼一声,举起手说,你想怎么样啊?
   
金嘿嘿一声,啃上嘉德罗斯的嘴,含糊不清的说,亲你。
   
嘉德罗斯愣了一会,便愉悦的托起跪在他身上金的臀,享受着金的主动,手也不自觉的在金的身上摩挲。
   
当两人都吻的情动时,金退出来,两人舌头分离时还扯出了一丝银线,他湿润的蓝眸就这么望着嘉德罗斯,然后微微喘息道,嘉德罗斯……
   
可是嘉德罗斯却不知道哪根筋抽了,情欲涌上的眼眸此刻清明无比,他抓起旁边的被窝把金整个人一裹,就扔到了床上。
   
金还一脸懵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只听见嘉德罗斯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闭你的眼,睡觉!我去洗澡。
   
呜呜呜呜,怎么办,老攻生气了连这招都不管用了,完了完了,真的生气惨了。




   
金在一阵郁闷中还是抵不过困意睡去,睡到一半感觉到嘉德罗斯上了床还特别幼稚的把被窝一裹转了个身,继续睡。
   
嘉德罗斯看着金这幼稚的行为,不自觉笑骂了一句渣渣,然后就走到衣柜里拿出另一床被子,盖在身上然后关灯睡觉。
   
但是他又突然起身,走去客厅干了些什么才回来。
   
嘉德罗斯躺在床上,手枕着头,看了看背过他的那一戳金毛,不自觉的想,这大概是他和渣渣第一次分被窝睡觉吧,感觉还挺新鲜。




金大半夜被疼醒了,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雨声非常的大,他咬着牙,想起嘉德罗斯还在和他生气他也不想喊嘉德罗斯。
   
  但是迷糊中的人总是非常脆弱和迷茫,金忍不住的揉着自己的腿,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呻吟声即使很小,但还是让嘉德罗斯迅速清醒了过来。
   
嘉德罗斯看着宁愿自己揉腿,也不愿意喊醒他的金,骂了一句蠢货,就走到了客厅。然后回房时,手里一堆早上那种暖手脚的东西。
   
嘉德罗斯把房间里的暖气开的很足,然后一把扯开金的被窝,看着金抱着自己的腿在小声啜泣,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   
只剩下心疼,他看着金红着的眼眶,和那看向他满是委屈的眸子时,什么想教训他的话都顷刻间灰飞烟灭。
   
嘉德罗斯把金整个抱起来,放在怀中,把那些东西放在金的大腿上,手就给金揉着腿。
   
金抓着嘉德罗斯的手,时不时加重着力度,因为疼痛,他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忍着,不然怎么办呢,把腿砍了?
   
但是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,嘉德罗斯给他揉的时候,疼痛确实有所好转,他郁闷的抱着嘉德罗斯的腰不断蹭着。
   
  嘉德罗斯,好笑道,叫你早上不穿鞋,活该。
   
  金捂住额头嗷呜叫了一声,撅起嘴说,那你气了一天不理我!我被你气疼的!
   
  嘉德罗斯低头啃了一下金的脖子,才说,我是看了天气,说是今天会下雨,你又忘记了我平时和你说的话,我才那么生气。
   
    当时确实是生气的,他知道金疼起来有多么难受。每当金疼的时候,嘉德罗斯总是会想到当年从血泊中走出来的金。
   
    一身的伤,满身的血。随着风的吹拂,衣摆与头发在晃动,而他整个人就像脱线的玩偶,整个人就这么直直地往地上倒。
   
    那场凹凸大赛,嘉德罗斯清楚的记得自己已经死了,但是确实是活了,还有所有人都活了,只有金满身伤痕。
   
    但是也只有他拥有大赛的记忆,其他人,一问不知。
   
    后来他也问过金,你当时干了什么,金就搭着他的肩膀,笑得灿烂,但说话很臭屁。
   
    他说,救了你们啊,还能干什么,怎么样,我帅吧。


七、


    嘉德罗斯听到那句话,说一句真的,他想哭。对一个大老爷们,听到金用这么简单的语句一带而过自己的受到的伤害时,他是很心酸的。
   
    他不知道金的过去如何,他只知道当时这个少年,阳光的令人心疼。
   
    所以嘉德罗斯在和金一起的日子里,尽自己所能,给他带去幸福。
   
    金一直知道嘉德罗斯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觉得你会遇见一个,在约会时还在悄悄看恋爱守则的男人吗?
   
    其实金以前一直以为的嘉德罗斯,很现在的嘉德罗斯简直一模一样。
   
    嘉德罗斯会在第一次和他接吻的时候,耳尖通红,纵使一切他做的再怎么顺畅,金还是瞟到了嘉德罗斯耳尖那一抹红。
   
他还嘲笑嘉德罗斯,结果被嘉德罗斯直接抱去了床上。


   


    金听着嘉德罗斯的话,突然就愣住了,他傻呆呆的用他那双蓝眸看着嘉德罗斯,然后不知道为什么,眼眶突然就红了,眼泪在眼里打转。
   
    或许是人在疼痛中特别脆弱吧,总而言之嘉德罗斯一句话让他简直感动的忍不住。
   
    “噗嗤。”嘉德罗斯嘲笑他,这有什么好哭的,幼稚。
   
    金张牙舞爪的说,感动一下不行吗!
   
    嘉德罗斯把下巴搁在金脑袋上,握住他的双手道,行啊,为什么不行,更感动的我还没说呢。
   
    金怔了一下连忙问,还有什么?
   
    嘉德罗斯语气宠溺,本来今天是想办了你,但是想到你晚上可能会腿疼,我忍住了。
   
    金突然就安静了,因为视角问题,嘉德罗斯看不见金的神情,他只感觉自己手上好像有点湿润,他连忙把金转到自己面前。
   
    金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,像是水珠子,连绵不断,嘉德罗斯连忙给他擦,啧啧啧多大了,这种事情也要哭。
   
    被嘉德罗斯擦着眼泪,金反而掉的更凶了,他突然跪起扑倒嘉德罗斯,就这么紧紧的抱住他。
   
    嘉德罗斯反应过来后,摸了摸金的头说,别哭了。
   
    嗯。
   
    真的别哭了。
   
    嗯。
   
    再哭我要心疼死了。
   
    嗯,好。
   
    过了许久,金闷声道。
   
    嘉德罗斯,谢谢你。
   
    嗯?
   
    金以为,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受了多重的伤,吃了多重的苦,他以为他以后只能自己抱着自己。
   
    但是,神是可怜他的,神把嘉德罗斯给了他,让他在此生还有一个人爱他疼他。
   
    金把埋在嘉德罗斯胸前的头抬了起来,他说。
   
    嘉德罗斯。
   
    在。
   
    我爱你。
   
    嘉德罗斯轻笑,他弹了一下金的额头,望着那双犹如大海般澈蓝的眼眸,答到。
   
    我也是。

黑塔利亚情话(?)合集

初恋组永恒

银狐猫妖:

我将逝去,而君永恒


 


为我哭,哪怕一次也好,然后用一生去为我笑吧


 


即使国家不同,语言不同,文字不同,还是想一直在一起,遥望那同一轮明月啊


 


就算是再害怕再废柴,也想要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人啊


 


我从公元九百年前就喜欢你了


 


“王耀,你难过吗?”


“为什么啊噜?”


“你的子民不爱你。”


“我爱他们就够了啊噜。”


 


愿你不再种满孤独的向日葵


 


我从未后悔两件事,一件是独立,另一件是爱上你


 


当莱克星顿的枪声响起,我得到了自由,却失去了你


 


愿我们萌生在战争时代的爱情万古长青


“那是我生命中,最合脚的一双鞋。”


我们自战争年代一路相携而来,虽曾一度走失,但从未错过


我走着你的穷途,你见证着我的陌路


 


“如果没办法讨厌我,就不要讨厌了吧”


 


“让我成为英属法兰西州也好,和我结婚吧!”


 


这辈子能成为耀的子民真是太好了,愿有生之年,能见您君临天下


 


“弗朗西斯先生,为什么您能注意到我?”


“笨蛋小马修,哥哥我可是一直看着你的哦。”


 


其实你知道,那个真正教你唱歌的人,早已死在了一九九一年的冬天。你只是继续走下他红色的路,一往无前。


 


我会代替你走下去,以布尔什维克之名


 


你是最高的大西洋暖流,温暖了我整个冬天


 


不管过多少年,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都是你


 


你的船为何驶向东方?因为那里有他和茶香


 


“假如我牺牲了,请按照信封上的地址,在胜利的那一天,将它们分别寄给我的亲人和爱人。侦察兵中尉王耀。”——《未完成的肖像》

既然all金/all你误差那干嘛还打all金的tag?恶心人吗?直接标称乙女不就好了吗?恶心死了。

这种仿佛乙女向的cp文真是太令人窒息。

约稿

好心疼丝丝劳斯啊/疯狂揉

丝丝儿:

一贫如洗的我来约稿了(x)求帮kkkk,拜托了!


k字/50元,根据稿子复杂程度来相应增减。


可lof小窗详谈。这里是写的一些文
或QQ:2101907962


由于人太傻,被骗了几百元,导致这个月吃不起饭了。
老爷们,我这个月想吃饭T T!!


真的拜托了!!!求kkk😭😭😭我下次再也不那么傻了!!

老福特的举报功能是假的吧[叹]